应该属于疫情下的劳动纠纷吧,懂的福娃帮帮忙~

  兄弟们好,我因为疫情没能返校报道上班因为疫情学校数次改变返校通知,最后一次时提前三天(2月底)让返校报道(返校报道后的教职工也都不让返校,在深圳居家办公,学校不同意我居家办公的申请,要求去深圳居深办公),买不到票而拖了几天,深圳疫情也在一步步严重,这几天跟学校沟通未果,又过几天租房地方成了疫情三区,联系市教育局后,学校人事只是同意租房地和老家被列为三区的时间里可不算请假(人事的老师说只是我的这么处理,其他类似情况的都还算请假),其他时间不请假的话算旷工(一共十多天),但是在家里一直都有在线工作(专职研究人员科研进度和项目研究都是线上完成,并且到深圳也无法入校),每周也和项目组老师开会沟通进度合下一步进展,都有工作痕迹,但是学校人事以让返校报到而未报到为由不发工资,是否合法。
  另外4月上旬学校可以返校,但3月底老家这边因为上海阳性人员外散而成了三区,限制交通、出区。我在某官媒公众号得知的划分为三区的消息,但是解除三区的消息该平台没有发送,只是发在政府官网,我4月26日才知道本月10日已解封,但是仅仅是解除三区,依然限制公共交通,非必要不离区(非要走需要提前报备),(目前隔壁县都还是不让去的状态,密闭场所全抖关停状态,很多市场也都没有开业,公交车、出租车、网约车、客运车等全部继续停运),学校人事了解后,表示需要立即返深报道上班,并且4.10-4.26这段时间需要我请假,不计工资。从二月底开始到目前,每周都和项目负责人以及部分学生开进度会,每天都在办公,有办公痕迹,项目负责人也承认在家做了工作,这种情况下扣除工资是否合法。

  本人是和学校直接签订劳务合同,是项目负责人在用人,合同上也有项目负责人的签名,项目负责人承认在家工作的事实,这种情况该如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
  谢谢解答!

一起来看看网友们都在讨论什么吧: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劳务合同不能申请劳动仲裁,只能走民事诉讼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另外劳动合同纠纷本来就是调解、仲裁、诉讼流程,没有可能越过调解、仲裁跑去诉讼的。1楼兄弟说法存在偏颇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疫情期间如果居家可以正常开展工作的,必须给发工资;如果是因为管控原因无法出去上班、且无法居家办公的,发放基本生活费(参照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),但是看楼主的描述,主观想法太多,实际情况并不是不能返深,够扯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劳务合同是劳务合同,劳动合同是劳动合同,还有一个就是能提前报备出去,肯定就是要出去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你去皮皮虾发吧
@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:

赞 (0)
© 2022 摸鱼喽